<p id="NXPWAUQB"><thead id="7I3QdfOa"></thead></p>
<embed id="81539"><tt id="ZOSPTUHA"></tt></embed>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一章 进城
    晨风吹拂、晓雾将歇。

     豫阳国边陲,迟州城,西郊

     放眼望去,满是稀稀落落的沙丘,以及连甍接栋的简陋木屋,这是一处贫民、流浪儿的聚集地,由于植被稀少,他们不得不整日与黄沙作伴。

     这里的人们,因为葬鹰帝国的连年入侵,失去的自己的田地、房屋,甚至是亲人,为了生存,这里,大多半的男人从事出售体力的工作,妇女则是留在家中,做些手工制品,可即使是这样,他们也无法保证一家人的温饱,兵荒马乱的年代,正是如此。

     故事就从这里开始……

     “小白!小白!”隔着一道简易的篱笆,一名十三、四岁的少年兴冲冲的放声大喊。

     这少年生的黝黑、矮胖,长着一张国字脸,脸上面积本宽裕的很,只是……少年的五官或许是考虑到现在住房紧张,因此,倒是长的很紧凑,这样一来,少年的脸上不由得多了几分空地,眉毛许是不甘寂寞,找来一粒指甲盖大小的痣,顽强的长在左处眉梢。

     少年肩上斜挎一方灰旧的蓝色方格的包袱,仔细观察,里面装满了各式的瓶瓶罐罐,一经走动便会发出叮叮咣咣的碰撞声,倒像是一首美妙的古曲。

     这时,一名身穿粗布麻衣的佝偻老妪,拄着一根被削的光滑的枯枝,步履蹒跚地缓缓走出,那老妪约莫有七十上下年纪,满头华发,脸上更是沟壑纵横,一双老目浑浊、昏黄,却夹杂着一股暖流一如这早春的日光。

     “哦,是小穆啊!小白一大早就打水去了。”那老妪沙哑着声音,笑道。

     那老妪一面说着,一面挪动着脚步打开大门。

     说是大门,其实,不过是找来的粗壮树枝,用麻绳捆绑在一起,一并立在院外的栅栏处。

     老妪看了一眼天色,只见东山处,先前鱼肚一般颜色的流云,此刻,宛若绣了一圈金线。晨光也盛了起来,红日跃上不远处的旧柳,光线自枝条的间的空隙投射下来,耀眼、夺目。

     “估摸着小白应该快回来了。外边冷,进来等小白罢,可千万别冻坏了身子。”

     老妪笑道。

     “我这就进去,奶奶您慢着点儿,来!我搀着您。”

     穆子阳大踏步走了进去,这一迈步,背上的瓶瓶罐罐又响了起来,对于此事,沈澎倒是不以为然。只是见老妪行动不易,少年连忙跑到老妪身边,细心地搀扶着她,二人不紧不缓地走向屋里。

     “奶奶,您这根手杖哪里来的?好漂亮哦!”

     “你说这根手杖啊?这是前两天小白跑到林子里折的,拿到家里,足足削了一天呢!削的可细心了,你瞧!光滑的很,一点都不磨手。”

     提及手杖,老妪立时笑逐颜开,沟壑纵横的老脸舒展开来,语气中满是欣慰。说着,还炫耀似的拿给穆子阳看。

     “嗯,确实很不错,小白真的很用心呢,手柄的地方还用布包起来了。您真是有福气,有小白这样孝顺的孙子。”穆子阳满口夸赞道。

     “小白这孩子是很孝顺呢,不过,小穆你也不差,时常跑来帮奶奶的忙……”

     听得此话,穆子阳搔了搔头,倒是有些羞赧‘嘿嘿’低笑几声。

     老妪顿了顿,眼神变得有些黯淡,一脸落寞,愧声道:“只是……别人家像你们一般大的孩子都进了私塾…可恨我这个不中用的老婆子!置不下几个钱了,否则,奶奶一定把你们都送到私塾去念书。”

     穆子阳笑道:“奶奶,你其实不知道,我和小白平日里,就常去孔先生的私塾外偷学,如今,也识了不少字呢。”

     “是么?那你们一定要坚持下去,俗话说‘寒门出贵子’,以后啊,你们要是有了大学问,那一定能做咱们迟州的城主。”

     老妪这一生没见过什么大人物,唯一一次就是数年前去城里赶集,恰逢城主柳尚德进行巡视,当时,柳尚德率领一队彪军横冲直撞,过往行人无不躲闪,这老妪自然也被挤到一旁,那老妪只觉这人前呼后拥、威风凛凛,一定是个了不起的大官,一打听,才知晓这便城主大人。

     “奶奶放心吧,我和小白一定会努力的,将来啊!我们要是有了本事,一定让您好好享享清福。”

     “你啊,嘴上就像是涂了蜜糖,就知道哄奶奶开心。”那老妪解颐道。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穆子阳搀着老妪边走边说,不多时便进了屋内。

     屋中狭小逼仄,摆满了杂物,几无落脚之地。

     “奶奶您慢着点儿,我先扶您到床上躺下。”穆子阳细心的将老妪扶到床上,安置妥当之后,道:“昨日,积香厨的陈叔托我爹带话说,要让我和小白今日进城去,收拾些饭菜什么的……”

     正说着,一名同穆子阳年纪相仿的少年,挑着两木桶清水踉踉跄跄的进了屋,只见那少年身材高大,远超同龄之人,却穿着一身略短于身材的破旧衣服,两手两脚大半暴露在空气中,让人看了不禁发笑,不过这少年倒是有副英俊皮囊:剑眉星目,鼻若悬胆,朱唇皓齿,即便是黝黑的皮肤也无法遮了他的出众外形。

     “子阳!这一大早的你怎么来了?”白亦然放下担子,抽出竹扁,熟练的将水依次倒进木桶里,道。

     少年话音刚落,穆子阳还未答话,却听老妪道:“小穆刚还说啊,积香厨的陈管事捎话过来,要你们今天进城去到他那儿收拾些饭菜。”

     穆子阳接过话口,不住的道;“是的,是的。”嘴角处一道晶亮的线条清晰可见。

     白亦然转过头,皱了皱眉,道;“这几年来,陈叔总是变着法儿的接济我们,好在我们都长大了,有了些力气,这次到他那儿,别总想着吃,也应帮他些忙才是。”

     听到白亦然说要留下帮忙,这边,原本兴冲冲地穆子阳一下子蔫了,摸了摸他那圆鼓鼓,有如皮球般的肚皮,口中弱弱地道;“那是自然,那是自然。”

     穆子阳与白亦然自小在一起玩耍,平日里谁的话都不愿听,却偏偏对白亦然言听计从,正是如此,他虽不情愿,也还是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白亦然将水桶放到地上,沾满水渍的双手在身上胡乱擦了擦,来到老妪床前,道:“奶奶您身体不好,快躺好,我现在就去做饭,待会儿再喊您。”

     那老妪艰难着起身,倚着床头,看到白一帆额头处被汗水粘住的发丝,老目中露出欣慰、怜爱,笑道:“先不忙,快歇歇。”

     老妪笑着拿出一方手绢,细心地为其擦拭额上的汗水,柔声道:“你们到城里要走不短地路程,路上若是耽误些,说不得天黑才能回来。再说小阳一早的便来等你,就不要费时了,去洗把脸,即刻便去吧。”

     白亦然锁起眉头,看向穆子阳,他是知道的,穆子阳胆子极小,向来是不敢走夜路的,沉吟了一阵,道:“那我去收拾下,锅中还有些饼子,奶奶若是饿的话,便吃些充饥。”

     那老妪靠在床头,含笑点了点头,便不再做声,浑浊的老眼定定的望着某一处,不知在想些什么,不一会儿,便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 白亦然收拾了瓶瓶罐罐,又拿了饮水干粮,一并装在了包裹里,片刻之后,一切停当,捎了捎头,率先走出,对穆子阳笑道:“走吧,再晚些就要走夜路喽。”

     穆子阳胆子极小,对走夜路极为抵触,连忙追了上去。